Lysine

【天狗组】此世之恩,没羽难忘

◆天狗组,或许偏亲情向
◆寮日常
◆如果坑了,就当做我没发过吧……我尽量每日一更,快点写完(இωஇ )
  
  

  

  日曜日(星期日)午夜是结算一星期的结界突破勋章的时候,阴阳师为了稳住自己平安京前一百的排名,拉着鸦天狗扫荡满勋章结界;等零点一到,阴阳师又屁颠屁颠去一周一度的神秘商店买蓝符,依照玄学踩着点抽卡。
  大天狗仍然在庭院里等鸦天狗,却见鸦天狗不似平时一般萎靡,神情间有些兴奋,定神一看,他的怀中似乎护着什么东西。
  “大天狗大人。”鸦天狗打了个招呼,同时把东西揣好,并没有解释的意思。放在以往,大天狗并不会去问,然而想起前些日子鸦天狗和别的式神(桃花妖:??)勾三搭四的场景,他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
  “你拿着的,是什么?”
  “神秘商店赌出来的御魂,”鸦天狗回答得很自然,还把那块御魂掏出来给大天狗看了,“属性不太好,但我觉得可能会有用,所以阴阳师大人把它给我处置了。”
  如他所说,这的确是块属性不怎么样的木魅一号位,大天狗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看了一会,突然想起整个寮里用木魅的式神只有一个,桃花。
  而这个木魅一号位的副属性就有一条她所缺少的暴击。
  大天狗如鲠在喉,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他抬眼看了看鸦天狗的神情,却发现鸦天狗也在看着他,熟悉的眼神一如既往。
  那样坚定而专注地注视着他的眼神是他最珍爱的,他曾经觉得这种美好的眼神是专属于自己的,但他忘了鸦天狗现在从属于人类阴阳师,是一名和自己一样强大的式神。眼前这只鸦天狗不是爱宕山的小妖怪,他对大天狗的尊敬和迁就只是出于他对于强大妖怪的崇拜,崇拜之余他的世界里也会有其他的人,并不是某一人能全部占有的。
  “那……那就祝你得偿所愿。”大天狗强颜欢笑道,垂下目光躲开身前之人探询的眼神,把御魂还了出去,“时间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大天狗一时没察觉自己转身离开的步伐有多急,翅膀不经意扇起的气流把地上铺满的花瓣与正簌簌落下的落花卷得漫天乱舞,纷乱的轨迹就像他此刻的心绪。
  鸦天狗没有跟上前面越走越远的大天狗,手中薙刀随意一甩,刀风将这场花雨搅得更乱。
  他看向墙外街道的方向,那里鬼火闪烁,是众多还在抢购神秘商店物资的阴阳师在走动,有许多捉襟见肘的阴阳师只买得起一张蓝符,便趁着人多当街召唤。他们的阴阳师也混在其中,鸦天狗通过契约能隐约感受到阴阳师的方向。
  “原来大天狗大人也感受到了,我们的阴阳师那焦躁非常的情绪,和寮里如此压抑的气氛。我瞒了大人这么久,对不起。”
  他低声自语着,在空无一人的庭院里伫立,风将 止息,花瓣归于尘土,将他的身形衬托得更加落寞。
  “现在阴阳师大人已经到了瓶颈期,自身实力难以提升,就连作为会长的日常任务也完成得越来越吃力——每天打破三个寮的结界,对阴阳师大人而言越来越是一个负担。”
  “寮里常驻的阴阳师也越来越少,与我们的大人实力相当的阴阳师有许多都已经离开,剩下的几人则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从未在大人面前露过面。每天签到的人数寥寥,大人辛苦打破结界获得的那些阴阳寮勋章,买了礼包买了加成,又有几个人用?有什么价值?”
  “这可能是阴阳师大人活跃的最后几天了,他之前就跟我抱怨过,不过内心想必还是没有认可……但很快,大人就会承认这一点,放弃自己作为会长的责任了吧。”
  “或许不只是放弃他作为会长的责任,如果连同作为阴阳师的责任一起放弃……”
  想起阴阳师在攻打结界时因为久攻不下而狰狞的面容,和翻看名字已经被划掉半数以上,仅余寥寥数人的签到本时泛红的眼眶,鸦天狗越发不寒而栗。他之前从未跟大天狗说过这方面的担心,毕竟在大天狗面前,阴阳师还是有笑容的,或许阴阳师会为了大天狗而稍微忘记那些消极的想法,继续在这枯燥的时间里坚守。但看大天狗今天如此反常的表现,鸦天狗觉得大人的消极已经影响到了大天狗,自己的隐瞒再也没有多大的用了。
  或许某些最坏的事情即将发生。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