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sine

【天狗组】此世之恩,没羽难忘

◆天狗组,或许偏亲情向
◆寮日常
◆如果坑了,就当做我没发过吧……我尽量每日一更,快点写完(இωஇ )
  
  

  

  日曜日(星期日)午夜是结算一星期的结界突破勋章的时候,阴阳师为了稳住自己平安京前一百的排名,拉着鸦天狗扫荡满勋章结界;等零点一到,阴阳师又屁颠屁颠去一周一度的神秘商店买蓝符,依照玄学踩着点抽卡。
  大天狗仍然在庭院里等鸦天狗,却见鸦天狗不似平时一般萎靡,神情间有些兴奋,定神一看,他的怀中似乎护着什么东西。
  “大天狗大人。”鸦天狗打了个招呼,同时把东西揣好,并没有解释的意思。放在以往,大天狗并不会去问,然而想起前些日子鸦天狗和别的式神(桃花妖:??)勾三搭四的场景,他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
  “你拿着的,是什么?”
  “神秘商店赌出来的御魂,”鸦天狗回答得很自然,还把那块御魂掏出来给大天狗看了,“属性不太好,但我觉得可能会有用,所以阴阳师大人把它给我处置了。”
  如他所说,这的确是块属性不怎么样的木魅一号位,大天狗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看了一会,突然想起整个寮里用木魅的式神只有一个,桃花。
  而这个木魅一号位的副属性就有一条她所缺少的暴击。
  大天狗如鲠在喉,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他抬眼看了看鸦天狗的神情,却发现鸦天狗也在看着他,熟悉的眼神一如既往。
  那样坚定而专注地注视着他的眼神是他最珍爱的,他曾经觉得这种美好的眼神是专属于自己的,但他忘了鸦天狗现在从属于人类阴阳师,是一名和自己一样强大的式神。眼前这只鸦天狗不是爱宕山的小妖怪,他对大天狗的尊敬和迁就只是出于他对于强大妖怪的崇拜,崇拜之余他的世界里也会有其他的人,并不是某一人能全部占有的。
  “那……那就祝你得偿所愿。”大天狗强颜欢笑道,垂下目光躲开身前之人探询的眼神,把御魂还了出去,“时间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大天狗一时没察觉自己转身离开的步伐有多急,翅膀不经意扇起的气流把地上铺满的花瓣与正簌簌落下的落花卷得漫天乱舞,纷乱的轨迹就像他此刻的心绪。
  鸦天狗没有跟上前面越走越远的大天狗,手中薙刀随意一甩,刀风将这场花雨搅得更乱。
  他看向墙外街道的方向,那里鬼火闪烁,是众多还在抢购神秘商店物资的阴阳师在走动,有许多捉襟见肘的阴阳师只买得起一张蓝符,便趁着人多当街召唤。他们的阴阳师也混在其中,鸦天狗通过契约能隐约感受到阴阳师的方向。
  “原来大天狗大人也感受到了,我们的阴阳师那焦躁非常的情绪,和寮里如此压抑的气氛。我瞒了大人这么久,对不起。”
  他低声自语着,在空无一人的庭院里伫立,风将 止息,花瓣归于尘土,将他的身形衬托得更加落寞。
  “现在阴阳师大人已经到了瓶颈期,自身实力难以提升,就连作为会长的日常任务也完成得越来越吃力——每天打破三个寮的结界,对阴阳师大人而言越来越是一个负担。”
  “寮里常驻的阴阳师也越来越少,与我们的大人实力相当的阴阳师有许多都已经离开,剩下的几人则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从未在大人面前露过面。每天签到的人数寥寥,大人辛苦打破结界获得的那些阴阳寮勋章,买了礼包买了加成,又有几个人用?有什么价值?”
  “这可能是阴阳师大人活跃的最后几天了,他之前就跟我抱怨过,不过内心想必还是没有认可……但很快,大人就会承认这一点,放弃自己作为会长的责任了吧。”
  “或许不只是放弃他作为会长的责任,如果连同作为阴阳师的责任一起放弃……”
  想起阴阳师在攻打结界时因为久攻不下而狰狞的面容,和翻看名字已经被划掉半数以上,仅余寥寥数人的签到本时泛红的眼眶,鸦天狗越发不寒而栗。他之前从未跟大天狗说过这方面的担心,毕竟在大天狗面前,阴阳师还是有笑容的,或许阴阳师会为了大天狗而稍微忘记那些消极的想法,继续在这枯燥的时间里坚守。但看大天狗今天如此反常的表现,鸦天狗觉得大人的消极已经影响到了大天狗,自己的隐瞒再也没有多大的用了。
  或许某些最坏的事情即将发生。

【天狗组】此世之恩,没羽难忘

◆天狗组,或许偏亲情向
◆寮日常
◆如果坑了,就当做我没发过吧……我尽量每日一更,快点写完(இωஇ )
◆文里没有特殊说明的话,六星鸦天狗是以青年形态出现的,嗯
  
  

  
  姑获鸟被剥夺了针女之后,刷御魂的任务就交给了大天狗,倒不如说大天狗之所以能升至六星,纯粹是因为阴阳师垂涎他比姑获鸟更优秀的刷御魂的能力。同一套针女,在大天狗身上的威力比姑获鸟更甚,而且还不用费心标记。
  “暴風を支配する我が力を見よう!”
  一阵风暴之后,对面的二口女和觉仅剩一点残血,一边的妖刀冲上去三刀便完成收割。大天狗很享受这样的感觉,他抽空往场下看去,见一边的阴阳师笑得眉眼弯弯,大概感觉也是如此畅快。
  力量就是如此的迷人,只有拥有强大的力量,才能追求那虚无缥缈的大义。
  春风得意的大天狗甚至被给予了更多的任务:去探索副本中打悬赏的妖怪,和攻破简单的结界。这些都是之前鸦天狗在做的。
  “为什么让我来呢?”
  “因为小鸦他暴击还差挺多,这种简单的工作如果不能保证暴击的话,挺浪费时间的。”阴阳师笑眯眯地打量着大天狗,“姑获鸟用起来太快的针女,在你身上简直完美。”
  “因为我拥有了更强大的力量,我值得您如此培养。”
  大天狗丝毫不计较之前阴阳师对他的冷落,坦然表露出自己想要更多资源的欲望,阴阳师看着他这样炙热的眼神,突然就笑了起来。
  “如果他能像你这么想就好了。”
  这个“他”指何人,大天狗一时没问,之后也就失去了问的时机。能让如此薄情的阴阳师这般挂念的妖是谁?这个问题时不时也会撩拨一下大天狗的好奇心。
  不过也只是极其无聊的时候才会想起这茬,大多数时候,大天狗还是在为了自己以及阴阳师需要的御魂而劳碌中。
  在暗无天日的御魂塔里,大天狗一遍遍地卷起羽刃风暴,对面的大蛇一次次张牙舞爪地在风暴的余韵中暴毙,整个过程极其无聊。阴阳师有时候会骂几句他们碰到的非常坑的队友然后换队伍,对于大天狗而言,这样让他有所停顿的时候反而算是一种休憩。如果和他一起组队的队友非常完美的话,就意味着接下来是至少一小时的持续高强度劳动。
  而且最后也不一定会有好的结果,大天狗见到六星御魂的次数很少,其中能用的那部分更稀有,屈指可数。
  等阴阳师手里的突破券满了之后,大天狗才能揉着酸痛的翅膀回到寮里,樱花树下坐着的青坊主见他这幅样子,好心提醒他可以去育成结界那处坐会儿解乏。大天狗一路上也听阴阳师念叨一会儿就得去清结界突破券,作为突破第一打手的鸦天狗肯定得跟着去,与其独守空房,的确不如去充盈着妖力的育成结界放松一会儿。
  育成结界是一个专门培养式神的地方。在阴阳寮发展初期,阴阳师没有足够的招福达摩,主力式神只能在育成结界里吸收额外的经验。而到了后期,阴阳师有了足够的积蓄,能快速给需要的式神喂经验升级,这时候节奏过慢的育成结界就只适合养“狗粮”——主力式神升星过程中吃掉的那些式神,被称作狗粮。
  大天狗前期跟着鸦天狗战斗摸鱼,后期直接吃大吉达摩,从没去过育成结界,顺青坊主的指引绕了半天,还是迷了路。他本想着就这样原路返回去房间里待着算了,墙后一丝熟悉的声音却让他懈怠的精神瞬间紧张起来。
  “……是我不好,对不起。”
  是少女抽抽搭搭的哭声,和鸦天狗的声音。那个被阴阳师称为寮里最强战力的六星鸦天狗,本来应该跟着阴阳师一起去打结界突破的,把大天狗带大的鸦天狗。大天狗顾不上还在酸痛的肌肉,拍了拍翅膀腾空而起,果然越过高墙看到了樱花树下那熟悉的身影,和他怀里的那一抹亮眼的粉色。
  “别哭了,哭也得把突破打完。”鸦天狗右手仍然紧握着薙刀,只能用空着的左手拍了拍桃花的后背,“没有办法的,等我死了之后只能麻烦你复活我了,我会努力打出暴击速战速决。”
  大天狗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却能看见鸦天狗把桃花环在怀里,低头亲昵地在他耳边说些什么。面具上蓬松的黑色羽毛挡住了鸦天狗黑色的妖瞳,看不见他的眼神,大天狗却直觉他在说什么重要的承诺。
  好嫉妒啊。
  直到他们离开了视线许久,大天狗才回过神来,没来由的感觉到了极度的不快。他平时自诩与鸦天狗有无言的默契,但比起能肆意撒娇吵闹,让鸦天狗各种应付的桃花,他大天狗是不是差得远了。
  但他似乎的确没有理由和鸦天狗再进一步了。
  

【天狗组】此世之恩,没羽难忘

◆天狗组,或许偏亲情向
◆寮日常
◆如果坑了,就当做我没发过吧……我尽量每日一更,快点写完(இωஇ )
  
  

  
  一直等到月过中天的时候,阴阳师才打完寮里全部的结界,真正能休息。
  他是一个小寮的会长,为了能给寮里置办加成、买礼包,几乎一人包揽一半的结界。当平安京的大部分阴阳师都在痛骂肉奶结界毒瘤的时候,他反而庆幸大多数困难的结界都放的是肉奶,因为以他的一速水平绝对跑不过正常的双拉双输出阵容,只能打速度慢的肉奶阵容。
  而鸦天狗则是他打肉奶结界的最佳打手。
  干净利落的单段群攻,不会被地藏削弱太大威力,不怕薙魂,触发铮的概率相对较小;牺牲一些暴击换来的高爆伤能让他在第一击时就让对面减员;大招[群鸦乱舞]的特殊效果能让他在对面减员后获得更高的攻击力,在后续吃不到破势效果的情况下保持持续的高输出。
  但能打不代表好打,否则寮里也不至于每天都留下这些硬茬。
  鸦天狗今天运气并不好,打结界的时候疯狂触发对面镜姬,每一刀下去都一倍、两倍地返还到自己身上,弄得桃花妖每次都得复活他。他有时候也想着死干净点算了,别一次次地都经历这种吃自己刀子的痛苦,但看到阴阳师烦躁但坚毅的神色,他只能爬起来,以残血之躯顶着对面独眼小僧的反伤盾和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闪现的镜姬硬上。
  他明白他的价值只有在这种结界里才能体现,他只有拼死去啃这种肉奶结界才能报答阴阳师培育他所投入的资源。
  寮里作为御魂架的小鸦天狗们仍然保持着自己的纯真本性,爱吹牛,幻想自己强大无比保护别人。他现在算是真正地强大起来了,却越来越觉得当年的美好愿景有多幼稚,自己只是在被利用的残酷的事实清晰到露骨。
  所以他越来越沉默,对这位阴阳师和自己的未来再没任何幻想,只是尽力完成自己份内的那份责任。
  以极其缓慢的步伐在庭院中走着,他禽类的爪子悄无声息地踩在雨后湿软的落叶与泥土上,残留在地上的水迹反射着苍白的月光,他有些出神地看着,有些回忆起自己刚被召唤来的那段庸庸碌碌但快乐的时光。
  一片巨大的阴影突然投了下来,乱七八糟的思绪被打断,鸦天狗一惊,抬头看去,一个熟悉的身形正从空中落下。
  “怎么还不回去休息?”
  大天狗缓缓降落在地上,他虽然刚六星不久,却也有鸦天狗那么高了。那双碧蓝色的眼睛平视着他金色的妖瞳,似乎想从里面看出点什么。
  “今天结界太多,我刚回来不久。”鸦天狗笑了起来,“大天狗大人怎么还没休息,在等我吗?”
  “不然呢。”
  话音刚落,鸦天狗身上黑雾泛起,他青年的身形消失其中,瞬间变成少年的样子扑进大天狗怀里。
  “真的好累。”
  他把头埋在大天狗颈窝处,闷声抱怨道。大天狗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把人抱起,抚着紧收成一团的鸦羽安慰着他,慢慢往房间走去。
  “已经没事了,去休息吧。”
  鸦天狗只会在他面前话多一些,但一些真正让他困扰的事他根本不会提。大天狗看怀中小天狗疲惫的样子,突然有种时光倒转的错觉。
  当年自己有心结但不想说出来的时候,也是这样任性地埋在鸦天狗怀里。虽然直到现在他的心结也还没解开就是了。
  无论如何,只要能变得强大就是值得的。而同类型的妖怪中,已经没有谁能比他大天狗更强大了。当年的姑获鸟或许还有一争之力,现在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只要能变强大,作为他前辈的鸦天狗也愿意完全撤下防御,蜷缩在他羽翼的保护下,就像现在这样。
  姑获鸟交出针女时不甘的神情仍然像一根刺一样扎在大天狗心里,带给他莫名的焦虑,但现在他沉浸在被依赖的满足感中,这点焦虑变得微不足道。

【天狗组】此世之恩,没羽难忘

◆天狗组,或许偏亲情向
◆寮日常
◆如果坑了,就当做我没发过吧……我尽量每日一更,快点写完(இωஇ )
  
  

  
  从御魂塔飞到庭院这短短的一段时间里,大天狗身心俱疲。
  “大狗砸大狗砸,今天打了多少狗粮御魂?”
  “大狗砸,周二你没有帮我打铮,今天出了嘛?”
  “大狗哥哥,今天出了速度胚子嘛?”
  “啊——啊——”
  几只罪魁祸首鸦天狗环绕在大天狗周围,最小的还不会说话的那只甚至直接坐在大天狗的肩膀上,抓着他的头发啊啊地叫着。他们算起来全都是大天狗的前辈,身上穿着华丽的六星御魂,等待大天狗给他们强化一番。
  如果只是单纯地当苦力去打强化御魂所需要的狗粮,大天狗断然不会这么疲惫,但额外面对四只非常聒噪还不能下手教训的小屁孩,大天狗感觉自己的耐心正在飞快地消磨殆尽,脑子里那根理智的弦慢慢绷紧,直到极限。
  于是他扇动翅膀,一言不发地冲出已经不知道因为什么话题吵成一团的鸦天狗们的包围圈,加快速度往庭院的方向赶。把还扒在头顶上的小鸦崽子扯下来往悬赏封印榜下坐着的青坊主怀里一扔,大天狗拍拍翅膀,扭身往属于自己的那个房间逃去。
  终于解脱了……
  把纸门粗鲁地推开,大天狗吐出一口浊气,全身放松地把自己往榻榻米上摔。不过预想中脸与地板的美妙接触没有到来,因为一双结实有力的手及时扶住了他。
  这同样是一只鸦天狗。不过大天狗一改面对外面那些鸦天狗的恶劣态度,顺势扑进了这只鸦天狗的怀里,放心地眯上了眼睛。
  “大天狗大人,累了的话先去泡温泉吧,别急着睡。”
  合情合理的规劝从头顶传来,但大天狗没有理会,因为嘴上义正言辞让他赶紧起来的这位此刻也并没有停止给他整理羽毛的行为。在战斗时可以瞬间硬如钢铁的羽毛并不会因为主人一时的疲惫而被普通的风吹乱,它们仍然油光水滑触感良好,让某人爱不释手。
  这寮里并不是所有的R级式神都强大如你,而你的心则是完全向着我的。
  突然冒出来的这个想法让大天狗感到非常愉悦,等片刻之后阴阳师叫他去整理今天收获的狗粮御魂时,他已经看不出一丝疲惫,对差点惹毛他的一群熊孩子也能视若无睹,忍住赏他们一鸦一个风袭的想法。
  “嗨,这些小崽子很烦人对吧,下次我不让他们跟着你了。”阴阳师让姑获鸟领着吵吵嚷嚷的小孩子离开,言语间颇有些沧桑,“鸦天狗虽然妖力强化了一些,但因为本身资质,仍然不堪大用,寮里唯一一只争气的还是我调教了好久的。”
  无需指明,大天狗知道阴阳师指的是哪只。拿那只和方才这些小东西一对比,大天狗对阴阳师所说的“调教”的内容有了些兴趣。
  “那么,您是如何调教的?”
  “啊,其实也算不上调教?”阴阳师谦虚地笑了笑,“要么胜,要么死,死的次数多了就慢慢练出来了。”
  大天狗回想起自己在寮里经历过的种种,不禁微微皱眉:“死?只不过是日常历练,不至于如此……”
  “其实,这已经是我们阴阳师之间的争斗了。”
  阴阳师看着眼前这只珍贵的SSR级式神,的确强大而且实用,不过他方才提到的是大天狗并没有涉足过的另外的领域,所以并没有再过多地解释。
  寮办用各种方式鼓励阴阳师们去攻打别人的结界,同时各人也在他们自己的结界中放置各种阴毒的阵容,让前来攻打的人痛苦万分。大天狗的攻击方式注定他不适合这种战斗,鸦天狗则可以。这只被选中,临危受命的鸦天狗作为深陷这种充满了人性恶意的泥潭的打手,因为自己的失误一次次连带着全队一起死去,从而被迫在自责与痛苦中快速成长起来。这就阴阳师是所谓的“调教”的内容。
  阴阳师同样不愿回顾这种让他也觉得非常煎熬的回忆,于是他转移了话题。“不过你真的不用换个房间吗?你俩都长得这么大只,活动时间还不一样,住一间屋子会不会不方便。”
  “不用,”大天狗马上应道,“我们可以互相照应,而且早就习惯了,挺好的。”
  “唔,那行。”阴阳师有些难办地挠了挠头,“本来新来了几个孩子想让他带的,不过好像也来不及了。”
  带熊孩子吗……大天狗想起自己今天第一次带孩子的惨痛经历,不禁暗自庆幸自己帮那位挡掉了天大的麻烦。

懈怠的两大扛把子,然后我寮一下午都没有狗粮N卡狗粮御魂,死于穷困潦倒……

PS:N卡是鸦崽负责,御魂是大天狗负责。不过最近5勋章结界真的基本都是花,五花肉,一速般若带花,反击队插花,纯五肉显得非常清流。御魂狗粮也很让人头大,打几百体力非常重复而且机械,最后还不一定得到想要的结果,懂的人都懂。
我家这两只真是蛮辛苦的,给他们比心(๑╹ڡ╹)╭ ~ ❤

让人窒息的美男子!!!!居然我第一个十连就出来了!!!!你是天使!!!

大天狗中心的日常漫第一张完成了,估计我会画很慢所以一张一张发٩(˃̶͈̀௰˂̶͈́)و耶
基于寮里的真实事件,不过签到两百多天了有些事也记不清了,有bug就不要多计较啦

PS:大天狗和咸鱼王史诗级加强是在我抽到他们很久以后,所以图里这两位这时候还在寮里摸鱼

如果画能放在电脑里自动完成就好了
腿一张食发鬼进度……最近突然在练食发鬼,然而御魂狗粮都没有,魂10野队太野我驾驭不住,流年不利啊